当前位置:首页 > 支付 > 正文
搜索:

蒋承宏谈家族企业传承:靠血缘继承难超上一代,关键要传承家族氛围|有为第7期

本文来源于经纬财经网 2021-09-16 16:46:51


搜狐财经对话琳云科技创始人兼CEO蒋承宏

出品 | 搜狐商学院

编辑 | 徐小奇

如果你的父亲有一家年经营收入近500亿的家族企业,你会选择怎样生活?

蒋承宏,琳云科技的创始人兼CEO,也是远东控股董事长蒋锡培之子,选择了一条艰难的道路——自己创业。远东控股创建于1985年,主营智能电网电缆等业务,是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年经营收入近500亿。

在这种家庭条件下,也许很多人会就此“躺平”,或者直接“继承家业”。蒋承宏为什么会选择创业?他最近与搜狐财经对话时表示,在家族企业做事,即便犯错了也有后盾。担心大家不会给到真实的反馈,很难突破自我。自主创业能使人快速成长。


琳云科技创始人兼CEO 蒋承宏

2016年,蒋承宏创立了北京琳云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动漫和游戏为主营业务。经过几年创业,蒋承宏各方面能力突飞猛进,选择在2019年回到远东。在创业的同时,担任远东控股集团董事、远东股份首席人力资源官。

“远东是一个大的舞台,与创业公司的小组织架构不一样。要关心的事情更全面,在那个环境里,我会有全新的突破,可以让自己更快地迭代和成长。”蒋承宏说。

对于家族企业传承,蒋承宏有着独到的见解。他表示,传承有自然规律。西方家族企业做的比较好,是因为有比较完善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它们用更优秀的人才代替有血脉关系的家族成员管理公司,让公司更好地发展下去。

我们要吸引全行业、全球的优秀人才。要以将这个行业发展壮大为目标,不要仅局限于家族成员。”蒋承宏说。

中国85%的民营企业现在都面临着二代传承,能否借鉴欧美的职业经理人制度?蒋承宏坦言,职业经理人制度在中国存在一些现实限制。我们的人均职业素养没有欧美国家高。

蒋承宏指出,现在企业传承依旧以血脉传承为主,但下一代比上一代更强的概率太低了。所以在他看来,传承,最归根结底还是要将家族氛围和文化传给下一代。这是一个原动力。

“这样一来,即使没有外在的企业传承,还是有能力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可能,创造价值。”蒋承宏说。

蒋承宏对搜狐财经表示,自己的爷爷奶奶经常对自己说,端茶倒水给别人,就是端茶倒水给自己;要成人,自成人。自己的父亲也经常说,一握远东手永远是朋友。这些从老一辈传承下来的文化,不断激励着他快速成长。

以下为采访精编:

搜狐财经:您决定创业的契机是什么?

蒋承宏:决定创业是在2015年的8月份,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想改变现状,二是对数字世界、游戏行业非常感兴趣。

搜狐财经:最开始创业的目标是什么,现在这个目标有没有发生改变?

蒋承宏:当时没有非常明确的创业目标,但是现在这个观点发生了变化。我想将创业变成大家发挥自己、成就自己的舞台,先为他人,再为自己。

目标制定地也更清晰,会确定一年的计划。因为做与动漫和游戏相关的事情,所以我们会把目标定在用户新增、用户留存,以及创造收益方面。

搜狐财经:远东控股总部在江苏,您为什么会选择来北京创业?

蒋承宏:与我的第一份工作有关。2010年毕业之后我来到北京,第一份工作是做股权投资。北京是一个政治文化,也是经济中心。让我的视野更开阔,能接触到更多前卫的信息,有前卫思考的人也更多,对创业更有帮助。

还有家庭的原因,因为我在北京认识了我的太太,她是北京人,所以后来就留在北京。

搜狐财经:琳云科技已成立5年,回顾您的创业经历,您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或者一段时期是什么?

蒋承宏:2019年底和2020年初,那是一段最艰难的时间。因为没有打开市场,公司发生了巨大的危机,融来的资金包括以前赚过的钱都将耗尽,人员会发生变动,合伙人之间也出现分歧和矛盾。

那时候要做很多选择,是坚持还是放弃。只有在逆境,才能发现一个人的价值观、道德观。

搜狐财经:您有哪些经验和提醒可以分享给其他创业者?

蒋承宏:创业一定要以创造价值和盈利为目标。80后、90后的创业者都与移动互联网有关。大家都说流量为王,但流量的背后还是创造价值。流量不是钱,流量最终要变成钱才是真正创造价值。

任何的创业,包括是做公司,一定要以赚钱为最终的目标,然后才是去实现更多的价值,包括社会价值、影响力。虽然我们要有梦想和远方,但是一定要脚踏实地。

搜狐财经:什么是成功的创业者必备的特质?

蒋承宏:首先最重要的是商业洞察,对人的理解。只有洞察人性,才能够找到商业的本质和方向。

第二,要有非常好的目标感和方向感,这能够带领团队有方向的做事。

第三,要有一些管理的手段和能力,否则团队无法协同。另外,坚韧、责任心、进取心也很重要。

搜狐财经:您是如何管理创业团队的,您的管理经验或者管理方式是怎样的?

蒋承宏:初创时,使命、愿景、价值观要足够清楚,这会给创业者带来很多好处,使之在遇到困难和抉择时,不会走偏。

我们在选择人才时会以价值观为考量标准,比如是不是有责任心。我们在面试的过程中会问一些与责任心相关的问题和话题,并通过一些事例来判断你是否有责任心。创业早期的成员一定要有多面的能力,自我驱动力要比较强。这也是凝聚大家的一个重要方式。

另外,要时常关心大家,了解大家的诉求。创业的团队都很年轻,一旦情绪受到影响,工作效率会大打折扣。所以,一方面做事目标要清晰,但更重要的是理解和了解大家,去赋能。管理的工具和手段只是提高效率的方式,这个不是关键,关键还是人。

搜狐财经:您这段时间的创业表现能打多少分?

蒋承宏:六十左右。

搜狐财经:哪些地方还需要提升?

蒋承宏:第一,人才的引进方面。创业五年足够接触和了解行业里的很多牛人,但虽然意识到,真正付出的时间和努力还是有限。所以在发展的过程当中,需要人才的时候很难引进,这是我认为需要大幅度提升的一个方面。

第二,目前对市场信息的获取,以及对前沿科技市场的了解还不成熟,没有系统化获取、分析、萃取信息的方式。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获取这个行业中方最前沿的信息,才有机会获得更好的先发优势。

第三,对机会的把握。2018年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能让我们融入到一个更大的体系中。但当时我们觉得有机会凭一己之力做大做强,没有抓住这次机遇。其实很多时候做事不是靠个人,而是靠所有的合作资源、合作伙伴。

最后,还要放下偏执,放下固执,多听大家的建议和意见,去做对的事情。

搜狐财经:琳云科技当前的行业发展方向和战略定位是什么?

蒋承宏:目前我们进入的是数字内容行业,主要以动漫和游戏为主,面对两类客户,一类是B端,一类是C端。

面对B端的客户,主要是利用实时渲染的引擎技术,包括人工智能的人脸跟踪、人脸识别和动态捕捉的技术,让数字内容的生产效率变得足够高,生产成本不断降低。这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新的市场机会。

我们现在与一些头部品牌合作打造虚拟偶像。比如快消品和电子产品,以前做品牌市场推广的时候都是找明星代言,成本不菲,渠道费用很贵。但现在,一些品牌结合品牌的价值和品牌背后的故事,将其浓缩成了具像化的视觉的符号,可能是人物也可能是动物,以此代表品牌的全新形象,做短视频内容输出,以吸引更多粉丝的关注。

第二是C端。随着技术的发展,未来互联网会是一个三维的世界,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三维角色。我们在C端的一个用户场景就是帮助所有的用户,用最简单高效的方式创建一个自己的三维角色,以此作为自己在互联网中的替身,发表和表达自己的观点并输出内容。

搜狐财经:您当前所在行业的发展潜力如何,发展方向是什么?

蒋承宏:潜力是巨大的。在信息世界,我们所有人都在生产信息和消费信息。如果未来技术创建数字内容的成本与效率,能够远远优于在现实世界,那么这个世界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比如拍摄内容不再需要去各个地方取景,直接在数字世界进行相应的拍摄和视频内容的制作就可以,效率会大大提高。所以未来我们会有无数多个平行于真实世界的世界,大家可以在这样的一个数字世界中生产和消费内容,前景是巨大的。

但是目前为止,只有两个行业可以涉足,一个是品牌拟人化的内容输出,另外一个是虚拟世界的社交。


搜狐财经:作为远东大学的执行校长,能否谈谈远东集团如何培养内部的骨干员工?

蒋承宏:远东控股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以电线电缆起家。那时候国家有一个“五年电八年钢,全面建设城镇”的大战略,很需要输电的品,所以才能快速发展。三十年后,这个行业越来越稳定和成熟,头部也在集中。我们在这个行业已经做到头部,意味着理论上,这个行业中领先的人才和优秀的人才应该都在这个公司,但即使是现在,头部公司占整个市场的份额也只有2%左右,非常的分散。对于人才的引进和培养最近也遇到瓶颈问题。

虽然我们现在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转型期,人工智能技术在迭代,云计算、电力技术也在不断更新。

但是,目前为止在传统的成熟行业里已经找不到能够面向未来的人才了,所以我们在跨行业寻找。比如会在美的、小米、抖音、阿里巴巴等非常前卫和有技术领先的公司中,寻找更多符合这个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的人才,吸引到公司里。

另一方面,企业大学和人力资源息息相关,企业人力主要解决五个问题,找、用、育、留、汰,大学承担育人的角色。

远东大学在2010年前成立。在成立的这段时间里,我们不断探索企业大学发展的可能性和路径,也在学习欧美的企业大学,包括综合性大学是如何办学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企业大学最主要的一个功能是培训,根据企业的发展目标和方向,定制企业组织框架和岗位序列,每个岗位的序列都需要有不同能力的模型。有能力模型以后我们会制定大学发展的能力地图,设计相应的各种课程,让每一个岗位的人学习。如果他学习后具备了相应的能力以后,我们会给他提升晋级的机会。

判断人才的标准,第一是以客户为核心。他会不会有同理心,深层次地思考一个人的需求,这个是一个重要的特质。

第二是进取心。进取心是一个人有没有自我迭代意识,有没有自驱力的一个表现。

第三责任心。如果一个人没有责任感,他在做事时,很多时候会虎头蛇尾,不以结果为导向。

第四是好奇心。人越长大,好奇心会消失,在自己的舒适圈里度过一辈子。所以要成为一个有能力的人,好奇心是一个必备的素质。既使是快要离开世界的那一天,也要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好奇。

另外就是创新意识。只有不断创新,企业才能更加有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和可能性。这五个特质比较重要,也是我比较看重的。

搜狐财经:创业公司和大公司、龙头企业,需要的人才有什么不同?

蒋承宏:大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需要有非常强管理能力的人才,帮助企业持续稳定的发展。创业公司对管理的要求没有那么高,只要目标一致、思想统一,有好奇心、有创业精神、有责任感、有进取心的人才就可以。

搜狐财经:结合延迟退休和人口老龄化趋势,您认为企业在人员管理方面应该做出哪些准备和调整?

蒋承宏:推迟退休是必然趋势。60岁到75岁都是一个非常适宜的劳动年龄。欧洲和美国以前有很多老人没有工作,但最近出现了很多新型的创业公司,比如uber,新的商业模式出来之后,老人们可以出来开车、代驾。不仅有新工作,也发掘了本来不会创造价值的劳动力。

对于中国的企业来说,未来一方面要做好推迟退休的制度安排,另一方面要做好价值引导。因为在很多人的观念里,觉得五十五岁就可以退休,享受退休金。如果让他们再多干五年或者十年,心理障碍是一个需要去突破的点。

另外,对大环境来说,要鼓励为较大年龄人群提供就业岗位的市场和公司。

搜狐财经:西方家族企业已经经历到第四代甚至第五代,中国民营企业85%都是现在都面临二代的传承。西方很多家族企业都很成功,您觉得如何在国内做好家族企业的传承?

蒋承宏:传承有自然规律,欧洲和美国做的比较好的是因为有制度的安排,有比较完善的职业经理人制度,而且大家的职业操守比较好。所以会有更优秀的人才代替有血脉关系的家族成员管理公司,让它更好的发展下去。

但中国会遇到一些现实瓶颈。首先我们的人均职业素养没有欧美国家高。这是整个人力资源素质的问题。在制度安排方面,我们要吸引全行业、全球的优秀人才,不要局限于家族成员,要以将这个行业发展壮大为目标。

第二,现在大家所有讲的传承是以血脉传承为主。但其实很难下一代的能力比上一代强,继承人接住企业,还要做得好,并发扬光大,这件事大概率很难做到。

传承分很多类型,有的传财富,有的传精神、做事的方法,更重要的是传基因。如果只是传事业,没有内在的能量或能力接住外在的形式化的东西,那么可能真的几代就没有了。所以传承,最归根结底的还是要将一代人之所以能够建立比较好的商业的家族氛围和文化传给下一代。这是一个原动力。这样一来,即使没有外在的企业传承,还是有能力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可能性,创造价值。

搜狐财经:您所在的家族传承的精神是什么?

蒋承宏:从我爷爷奶奶那辈传下来的,我父亲也总是与我们讲的几句经典老话,比如端茶倒水给别人就是端茶倒水给自己。要成人自成人,意为不要别人来督促你,要自己成人。还有就是,一握远东手永远是朋友,类似于要与人为善,这些都是我认为比较好的文化。

搜狐财经:您对企业传承和创业的理解是什么,选择又是什么?

蒋承宏:创业和在企业里都是做事,从本质看没有差别,但我选择创业和回归企业有自己的考量。创业让我成长。我比较担心在家族企业里做事,大家给到的反馈不是真实的反馈,或者是修定之后的反馈。我没有办法从中获取更多有价值的东西,很难突破自我,让自己成长的。

第二,在家族企业里,犯错后要承担的责任和代价是有后盾的,对人的快速成长会带来一些阻碍。

第三,我喜欢新奇和创新。我比较担心在已有的比较固化的体制里,没有办法做很多创新,这是我当初为什么选择创业的一个原因。

现在选择回去,是因为有新的考量。2019年年选择回去是因为远东是一个大的舞台,与创业公司的小组织架构不一样。要关心的事情更全面,在那个环境里,我会有全新的突破,可以让自己快速迭代和成长。在我看来,人的迭代和成长靠与他人的沟通交往,靠困难刺激之后的反思。当我们在遇到困境时候找到全新方式解决问题的时候,能力就会提升。

搜狐财经:您如何兼顾创业公司和远东集团的业务,如何安排自己的时间的?

蒋承宏:会按照周来切分,将周内的时间分比例分配。去年是90%的时间放在创业公司,到今年调整到50%。在创业公司,60%的时间在找人,还有20%的时间在讨论公司的发展目标,还有20%时间研究行业相关的内容。

搜狐财经:未来准备重点布局哪些产业?

蒋承宏:目前有三大板块,智能缆网、智慧机场和新能源电池,为小牛、雅迪等公司提供电力电池。另外会涉及到储能行业,未来有可能会涉足智能家居领域。

搜狐财经:远东控股当前数字化转型的一个进度如何,为未来又做了哪些准备?

蒋承宏:目前为止我们在财务、人力,包括在前端商机的获取,以及在后台管理中都已经采用了数字化的管理手段和方式。

另一方面对于智能化的制造我们也在进行相应的生产线的优化。以前电线电缆产业很多设备自动化程度不高,后面我们会做一些机器的改良和改造,希望未来所有生产的数据可以被获取和提取,再进行智能化的制造布局。

搜狐财经:您如何看待新经济资本时代对创新造成的影响?

蒋承宏:影响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大,重要是国家需要从制度层面给一些创新技术给予保护。另一方面,大公司兼并收购创新型的创业公司,是一件好事。关键是创业公司,和收购公司有没有创新和创优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