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正文
搜索:

三部委联手放大招!这一赛道大爆发?

本文来源于经纬财经网 2022-08-01 19:21:59

  新能源汽车产业需求飙升,带火动力电池板块。而随着动力电池存量市场日渐扩大,又一赛道迎来风口。

  8月1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三部委印发《工业领域碳达峰实施方案》,提出推动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体系建设。二级市场动力电池回收概念板块当日应声上涨,截至截稿时,该板块上涨3.87%。

  业内人士预计,政策面明确点出这一领域,意味着动力电池退役高峰即将来临,电池回收不仅应对刚性报废需求,还会平抑包括镍钴锂在内原材料价格飙升,市场空间将快速释放。目前,有机构已喊出“2027年市场空间超1500亿”的规模。

  动力电池退役高峰来临

  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今日印发的工业领域碳达峰实施方案中提及,要延伸再生资源精深加工产业链条,促进钢、铝、铅、镍、钴、锂等资源再生利用,推动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体系建设。

  而在新能源汽车产销量高增长的背景下,动力电池装机量持续走高,这一趋势下,动力电池回收并非官方首次提及。2021年10月,工信部表示将加快推进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立法,完善监管措施等,从法规、政策、技术、标准、产业等方面,加快推动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利用。

  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统计,2013-2021年,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从0.8 GWh 上升至154.5GWh;2022年1月,我国动力电池产量共计29.7GWh,同比上升146.2%,装机量共计16.2GWh,同比上升86.9%。装机增长速度之快,可见一斑。

  由于存在使用寿命,与装机对应的则是报废。而我国运营类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报废年限为3至5年,私人乘用车的动力电池报废周期为5至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于2013年开始大规模推广应用,并于2014年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随着新能源汽车逐步报废,动力电池退役高峰来临。

  此外,由于2021年动力电池装机量激增,预计将导致2027年前后电池报废量或迎来高峰。中信证券预计,在废旧电池环境风险和政策红利期双重驱动下,动力电池回收行业有望迎大规模放量,预计2027年市场空间超1500亿。

  镍钴锂价格飙升成行业掣肘

  “实际上,镍钴锂原材料价格上涨,也是动力电池回收产业近两年加速的催化因素,”某券商新能源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

  在近期举行的2022动力电池大会上,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曾大吐苦水“给宁德时代打工”,并透露“甚至考虑购买锂矿”,而宁德时代方面则甩锅给上游原材料端,认为碳酸锂、六氟磷酸锂、石油焦等锂电池上游材料价格暴涨导致成本传递。

  不可否认的是,今年来,动力电池的主要原材料锂、钴、镍都出现大幅度涨价。今年3月中旬,电池级碳酸锂市场综合报价在48万元-52万元/吨,而2021年初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仅为5万元/吨左右。

  “从本质上看,无论主机厂还是电池制造商,最后都会承担原材料价格上涨,这其实会增加企业降本增效的动力,这也是如宁德时代等龙头布局电池回收领域的原因之一,”前述分析师表示。

  光大证券也表示,动力电池退役期来临与锂资源约束,锂电回收势在必行。新能源汽车产业快速发展带来动力电池退役量的高速增长,动力电池回收利用工作作为发展循环经济、推进资源集约利用的重要一环,有助于缓解锂资源区域约束、锂价格因素掣肘。

  上述人士表示,随着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创新高,叠加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电池回收的经济价值大幅提升,市场空间将快速释放。

  锂电上下游争抢电池回收市场

  这一领域风口来临,作为市场主体的上市公司最为敏感,锂电产业链各环节的头部纷来沓至。其中,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锂电池龙头已公开表态。

  “电池的绝大部分材料可以重复利用,目前公司镍钴锰回收率已达到99.3%,锂的回收率达到90%以上,”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日前在动力电池大会上层表示。

  4月14日,宁德时代公告,控股子公司邦普循环之下属公司普勤时代与印度尼西亚PT Aneka Tambang(ANTAM)和PT Industri Baterai Indonesia(IBI)签署三方协议,共同打造包括镍矿开采和冶炼、电池材料、电池制造和电池回收等在内的动力电池产业链项目,总投资金额不超过59.68 亿美元。

  而处于锂电行业上游的赣锋锂业与华友钴业也相继布局。其中,赣锋锂业近日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目前拥有3.4万吨综合废旧电池回收产能在江西新余。未来将继续以多元化锂资源布局并配合锂电池回收布局来作为发展战略,以满足下游快速增长的锂需求。

  而华友钴业在5月25日宣布与宝马集团携手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打造动力电池材料闭环回收与梯次利用的创新合作模式,首次实现国产电动车动力电池原材料闭环回收,并将分解后的原材料,例如镍、钴、锂等,提供给宝马的电池供应商,用于生产全新动力电池,实现动力电池原材料的闭环管理。

  另外,这一领域传统玩家格林美与天奇股份早已布局电池循环业务。其中,天奇股份锂电池循环业务是其近年来重点投入发展的业务,2021年其全资子公司天奇金泰阁已实现营收9.88亿元,归母净利润2.24亿元。据了解,天奇金泰阁钴锰镍平均金属回收率达98%,锂平均回收率达85%。

  而在格林美方面,日前这家动力电池回收龙头宣布与山河智能、瑞浦兰钧能源分别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围绕动力电池回收利用领域展开合作。格林美方面预计,2026年其全资子公司武汉动力再生预期回收动力电池30万吨,2022-2026年复合增速78%,其中镍钴锂资源合计4.5万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