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正文
搜索:

双面财阀李在镕:为了韩国不准坐牢

本文来源于经纬财经网 2021-08-16 20:01:10

  这段时间,三星掌门人李在镕假释的新闻在韩国闹得沸沸扬扬。

  按照韩国现行法律,李在镕已在监狱里老老实实服刑了7个月,又得了个“模范犯人”的评语,达到了假释条件,并无法外施恩。

  有韩国民众愤怒指责文在寅政府在向财阀妥协:“李会长根本不是坐牢,是去自我隔离的,现在疫情没了,他自己出来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李在镕作为三星集团的“太子”,他一出生便曝光在媒体的聚光灯下,所作所为被人用放大镜检查。

  生在财阀家庭,他想做个普通人都不行。这次假释引发舆论争议,只因他是三星集团的掌门人。

  韩国影视剧把财阀描写成霸道总裁,遇到麻烦喜欢用钱或特权解决,每天花天酒地,出入高级会所,香槟、游艇、美女相伴。

  其实真实的财阀生活远没影视剧中那么光鲜,这种被人拿放大镜检查的痛苦李在镕心知肚明,他曾表示:“自我之后,李家人不会再担任三星集团的领导人。”

  接近李在镕的人评价说,“他修养很高,没有傲气,没有尊卑观念,平易近人。曾要求三星保安不要向他90度鞠躬致敬。”

  由于出门从不带保镖,他经常被记者“捉到”,被问一些无聊问题时,他低调地一一作答,尽管绝大部分是“官话”。

  当了33年“太子”,刚一掌权就被丢进了监狱,三星给李在镕带来的不止有荣誉,更有财阀难以逃脱的宿命。

  没有选择的独子

  如果李在镕有的选,他不会想继承家业。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他,对历史颇有兴趣,长大想在学校里当一名历史老师,给孩子们讲有趣的历史故事。

  刚开始,父亲李健熙并没有干预他的选择,对媒体表示:“我希望他能健康成长,这就够了。”

  在李在镕的印象里,李健熙是个慈父,不逼自己做不喜欢的事,除了学习,每次考试成绩不好,李健熙会大发雷霆,数落他“给家族蒙羞。”然后指派韩国最好的老师给他补习功课。

  在名师培养下,李在镕考上了韩国最好的首尔大学。媒体拿放大镜找来找去,也没找到他利用家族关系上学的证据。李健熙有些得意得向媒体炫耀:“你们觉得我儿子怎么样?”

  在首尔大学,李在镕如愿以偿进入“东洋史学系”学习,向成为一名历史学者的目标迈进。然而,正是在大一期间,李家发生了一件大事,改变了他的命运。

  1987年,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哲去世,留下遗嘱由最小的儿子李健熙继位,担任三星集团会长。

  李健熙有些不知所措,他有两个哥哥,作为家里最小的男孩,按照韩国长幼有序的传统,会长宝座应该轮不到他来坐。

  但老会长李秉哲一言九鼎,把位子传给了他,连同李在镕的命运被一起改写了。

  当上会长的李健熙告诉李在镕:“我就你一个儿子,以后你要为三星而活了。”没有选择的李在镕脱下了学者的长袍,转身变成了三星太子,投身商海。

  李在镕之后的人生轨迹,被父亲严格规划:1992年大学毕业后,被送往日本庆应大学,攻读经营学,取得硕士学位;

  1996年,被送往哈佛商学院,继续攻读经营学,取得博士学位。2000年,李在镕正式回到韩国,参与三星集团经营工作,开始为接班做准备。

  或许是对自己不能选择人生的感叹,1999年,号称“三星长公主”的妹妹李富真破天荒地要为真爱嫁给一名保安,遭到了李健熙的强烈反对。

  李在镕反复劝说父亲:“时代变了,我们也要跟随时代前进。”最终做通了父亲的思想工作,妹妹如愿以偿地嫁给了真爱。

  李在镕自己则在父亲的安排下,与韩国大象集团会长的独女结婚,又一次豪门联姻。

  深陷政经两界,难以自拔

  三星集团的营业额,占到韩国GDP的20%,用富可敌国来形容李家在韩国的势力,毫不过分。

  《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写到:“三星集团在韩国的影响力是无敌的,可以凌驾于法律和政府之上。”

  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内有些自媒体往往会把三星理解成可以轻易操弄韩国政坛的幕后黑手。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韩国,财阀与政府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的相互利用关系。

  例如,韩国政府赤字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敲打财阀捐款。

  LG集团老会长具本茂愤愤不平地说:“历届政府,没有一个总统不要求我们大企业交钱!”三星作为财阀老大,更是首当其冲,经常被敲竹杠。

  企业越大,责任越大。李健熙说,他至少有一半时间在为国家奔波,实际用到三星经营的时间很少。2014年,李健熙身体健康恶化变成“植物人”后,这份重则自然交到了李在镕手上。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黑,也没有绝对的白。李在镕带领三星集团周旋于政府与商界之间,犹如高空走钢丝,游荡在黑白边缘。

  2013年,朴槿惠当选韩国总统。新总统上任,自然要有个“小金库”来摆平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这种事不能由总统自己出面去干,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成了代总统出面的“收租人”。

  韩国企业向崔顺实行贿,换取商业利益。这在美国是合法的叫“政治献金”,美国甚至有专门从事行贿的公关公司,每天这些公关公司的说客自由出入国会。

  唯一的要求是每笔“政治献金”必须公开。

  韩国把“政治献金”视为行贿,但青瓦台不是清水衙门,是利益集合体,没钱谁给你卖命?靠崇高的理想吗?

  三星集团自然是朴槿惠“小金库”重要出资人,历任总统都这么干,双方心照不宣做了几十年这样的交易。

  李在镕不能免俗,按照规矩,交了三星的“份子钱”,请求朴槿惠通过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的合并案——这一合并案因涉嫌垄断被政府长期束之高阁。

  谁料,2017年,韩国政坛爆发恶斗,朴槿惠通过崔顺实受贿一案被反对派翻了出来——没有一个韩国总统可以平安下台,朴槿惠也别想。

  由此,李在镕被卷入了这场大案。检方经过调查后,要求法院判处李在镕有期徒刑12年,李在镕此时已经50岁,等到出来都62岁了,该退休了。

  消息一出,引发韩国商界震动,166家三星供应商联名写信给青瓦台请愿,要求特赦李在镕:“他如果入狱,对我们的企业来讲将是毁灭性打击,很过正在推进中的项目面临资金短缺问题。”

  鲜少有情绪波动的李在镕泪洒法庭:“错在我本人,三星只是执行了我的命令。”

  最终,在继任总统文在寅的干预下,被改判为有期徒刑两年半。凡事都有条件,李在镕明白,文在寅不会要钱,他要的是三星出力。

  为了韩国,不准坐牢!

  2018年,韩国最高法院裁定李在镕行贿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照理说,宣判后李在镕应该立即服刑才对。

  但他对文在寅还有用,文在寅即将出访印度,三星集团前两年在印度花了6.5亿美元,兴建了一家手机工厂,文在寅为工厂开工剪彩时不能少了三星掌门。

  李在镕刑期上又被加上了“缓刑四年执行”的字样。5个月后,两个人出现在印度工厂剪彩仪式上。

  据韩国媒体报道,文在寅在印度不忘嘱咐李在镕:“要为韩国创造更多就业岗位,提升国民福利。”

  2019年1月,文在寅邀请三星、LG、现代、SK等大财阀做客青瓦台,就韩国经济发展征求他们的意见。李在镕不敢提任何建议,只是邀请文在寅访问即将落成的三星电子研究所。

  文在寅笑着回应:“只要三星办的工厂能提供更多就业岗位,我随时可以去。”一时主客尽欢。

  同年,韩日两国因为慰安妇问题产生争端,日本政府实施贸易制裁,禁止向韩国出口半导体关键原料,韩国半导体产业面临断供危机。

  李在镕临危受命,前往日本谈判,请求日本至少不要断供三星的原料,得到了应许,三星半导体产业转危为安。

  2020年,韩国疫情失控,全国买不到口罩。

  李在镕下令三星旗下工厂转型生产口罩,保障供应,并前往中国购买了30万只口罩应急,免费发放给大邱市的民众。全力配合文在寅的防疫部署。

  身心俱疲的李在镕从来不是能操控韩国政坛的幕后黑手,面对韩国最高权力时,他更像一个“小媳妇”,一面要“孝顺公婆”讨好执政者,给他们提供帮助;

  一面要“管好孩子”顾及企业经营,三星集团不能败在他的手上;还要“照顾丈夫”,面对韩国民众不理解的指责,忍气吞声,甘愿做个人人喊打的财阀。

  2021年,处理完棘手的事件,李在镕终于被关进了监狱开始了囚徒生活。

  “你们觉得我女儿怎么样?”

  在即将服刑之前,李在镕面对媒体,郑重做出承诺:“自我之后,李家人不会再担任三星领导人。”

  让自己的后代退出三星的日常经营,这么重的责任,为什么要代代相传?拿着三星股份,做个自由自在的富二代不好吗?

  在生活中,李在镕是个传统的好父亲,即使2009年与前妻离婚后,依旧每天关心一对儿女的教育。

  小女儿李妍贤继承了家族基因,面容姣好,最大的理想是能做个明星。有次,女儿出演《胡桃夹子》时,眼尖的记者在观众中发现了李在镕。

  演出结束后,记者凑上去想采访他,一向不喜欢记者的李在镕面对镜头,难得主动问记者:“你们觉得我女儿怎么样?”

  从李在镕满面的笑意中,可以看出,他对女儿的表现很满意。能看到女儿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可能是对李在镕最大的安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