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正文
搜索:

“围剿”比特币

本文来源于经纬财经网 2021-05-26 11:51:26

  在监管仍未完善的情况下,虚拟货币市场成了投机的天堂。

  今年的“比特币披萨节”对于币圈人而言,悲欣交集。

  为了庆祝美国程序员Laszlo Hanyecz在2010年用10000枚比特币买到2盘披萨,完成史上首次比特币实物交易,币圈人决定每年5月22日吃披萨庆祝。

  而就在节前的几天,中国、美国、俄罗斯等多个国家或地区接力对加密货币推出重磅监管政策,比特币和以太币等数字货币从马斯克“重拳”下逃生后,又迎来两位数大跌。在监管的围剿下,过去一周,比特币价格下跌超过30%,较今年4月历史高点的64,788.34美元直接腰斩。

  讽刺账号“鲍威尔”在比特币披萨节当天的讽刺推文:币圈大佬Pomp做的比萨长这样

  本轮比特币行情的主要推动力量——机构投资者,不少在上周都开始浮亏。特斯拉的持仓成本价在3.5万美元附近,后入场的Nexon和美图等公司持仓成本更高达5万美元。反复无常的币圈“教父”马斯克正在自食其果。

  不过本周一,比特币又满血复活,最近24小时累涨近18%,美股收盘时价格已回到3.97万美元上方。

  很多投资者坚信,这一轮的比特币行情跟以往都不相同。

  比以往规模大得多的全球央行放水行动,让主权货币的信誉前所未有地被削弱。美国政策利率从2008年QE的零利率好不容易回升,疫情后再次降至零,而日本和欧洲央行早一路滑向负利率。在利率降无可降的情况下,为了刺激经济,现代货币理论(MMT)的财政赤字货币化主张大行其道——政府可以无限制发债,有央行无限印钞进行购买,从而为财政提供融资。政府的本币债务永不会违约,没钱还?央行再印点钞票就行。

  很多人在次贷危机中的感受再次被强化,那就是央行不能信任——印钞让美元等法币不断贬值,普通人被困在现有的金融系统中。

  而在加密货币领域,他们找到了一种足够“公平”的致富途径。这里比任何地方都接近“自由市场”,散户与机构之间没有悬殊的信息差和工具劣势,可以加百倍的杠杆,没有涨跌停或熔断机制。

  “与2017年比特币泡沫不同的是,这次机构入场了。”高盛全球市场部数字资产负责人马特·麦克德莫(Matt McDermott)表示,机构们受两个因素驱动,一是负利率和对资产贬值的普遍担忧,二是比特币作为支付方式的潜力。

  作为一种投资资产,比特币在这轮“机构牛”行情中被贝莱德、方舟投资等机构加入资产负债表,被特斯拉等上市公司作为现金投资理财标的。贝莱德首席执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认为,加密货币可能会蜕变成“一个伟大的资产类别”。

  作为潜在的“另一种支付方式”,特斯拉等公司通过宣称支持比特币支付,去推助这一属性的实现(不过马斯克很快就反悔了)。

  机构“正规军”们看中,或者说,因为需要投资逻辑正当性从而召唤出了比特币的“数字黄金”属性。就连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也不得不承认,对于寻求“独立于政府”的资产的人,加密货币提供了一种替代黄金的选择。

  游戏的水位一下子被抬高。

  加密货币市场的总市值从2013年的十几亿美元规模,在今年急剧加速成长到2万多亿美元的体量,超过美元现金的流通总量。据 NEWSWEEK 报道,至少有 4,600 万美国人持有比特币,这一人群约占成年人口的 17%。

  这已经是一个谁都无法忽视的市场了。

  但事情的发展却证明,这一次比特币行情的逻辑并没有更加稳固。泡沫破裂的姿态似曾相识,都在机构的认可接受度达到新高的时候崩盘——2017年末的上轮行情中,比特币价格峰值出现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推出比特币期货时;而今年4月比特币达到峰值6.5万美元,正值“数字货币交易所”第一股Coinbase上市。

  还有另一重似曾相识:在虚拟货币牛市的上半场,比特币收益一马当先;而当行情扩散,其他高收益数字币大幅跑赢比特币,场内加杠杆行为加剧,便意味着下半场到来了。

  图片来自国泰君安证券研报

  而敏锐的机构早有动作。美联储收紧水龙头的预期令机构削减高风险资产。摩根大通(JPMorgan)指出,机构投资者似乎正从比特币重新转向了传统黄金。

  如果说货币流动性预期是不断积蓄的势能,监管因素则施加了直接的那道力。

  “这一点都不意外。”德意志银行宏观策略师马里恩·莱布(Marion Laboure )在5月20日的一份报告中写道,“随着加密货币开始与常规货币和法定货币激烈竞争,监管机构和政策制定者将会展开严厉打击。”

  政府的顾虑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之内,中国的不同层级政府部门连续对加密货币“重拳出击”。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表示,“强化平台企业金融活动监管,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以及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要求有关机构不得开展任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包括为虚拟货币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将虚拟货币作为信托、基金等投资的投资标的等。

  内蒙古发改委称,对“挖矿”的监管将持续呈高压态势。

  在上一轮的政策清退中,虚拟币的交易、炒作在国内已经被全面封锁,一度占全球比特币交易量90%的投机市场被清理。然而在整个币圈链条中,中国的存在感仍然不低。据《财富》杂志,中国矿机贡献了全球约三分之二的采矿产量。而煤炭在中国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达到60%左右,且今年以来我国部分地区陆续预警供电缺口,矿场能耗大,这与近期碳中和等国家政策相违背。

  而对于全球范围内的监管而言,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风险点,不仅在其隐匿属性与犯罪行为的结合,还有其对整个金融市场的连锁效应。

  欧洲央行直接向加密货币市场投下一枚手榴弹。欧洲央行在《金融稳定评论》中,将近几个月来加密货币价格的大涨与“郁金香狂热”和南海泡沫进行比较,认为比特币“风险高且投机性强”,具有“巨大的碳足迹”,且可能与“非法”活动有关。

  最新的一起案件就发生在不久前,黑客劫持了供应美国东海岸45%燃料的管道,向Colonial Pipeline公司勒索高额赎金,引发了大面积的天然气短缺。在公司按要求用加密货币支付赎金后,黑客们顺利逃之夭夭。

  这个被视为美元替代支付手段的创新,在购买合法物品时不堪大用,在促成勒索方面却具有惊人的效力。据加密货币安全公司Chainalysis估计,去年商家收到的加密付款为28亿美元,比2017年还要少;相比之下,非法实体获得的收益为49亿美元,较2017年增加了75%。

  美国财长耶伦不止一次表示过对比特币的不喜:比特币经常被用于非法融资,其应用效率低下,具有高度的投机性,投资者应该当心。

  耶伦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就目前机构对比特币的参与程度而言,美联储官员并不认为加密货币的下跌会破坏整个金融体系。欧洲央行也表示,由于加密资产并未广泛用于支付,并且由于该地区的金融机构对其承受的“风险敞口很小”,因此“目前的金融稳定风险似乎有限”。

  但显然,比特币对金融系统的渗透性已经不小。

  据巴克莱银行信贷分析师索伦·威勒曼(Soren Willemann),上周比特币的动荡使欧洲公司债券大跌。“在某种程度上,加密货币与科技公司的股票疲软(尤其是特斯拉)相关,这对欧洲信贷市场至关重要。也就是说,我们将成为加密技术下跌行情的接盘者。”

  美国虽然不禁止加密货币交易,但对加密货币的监管收紧正在路上。

  5月20日,美国财政部表示,将要求单笔等值1万美元以上的加密货币交易必须上报至美国国税局。财政部称,“因广泛地促进包括逃税在内的非法活动,加密货币已经构成了重大的侦查问题。”

  美国货币监理署(OCC)新任代理署长Michael Hsu表示,上任后将开始对主要监管标准和该机构的待处理事项进行审查,包括有关加密资产和数字资产的解释函和指南等。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动向是,在中国官方发布的数字货币已经开始测试时,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几家央行也在开发自己数字货币。

  事实上,比特币的去中心化“货币”属性在实际应用层面完全没得到彰显,而上述政策动作指向了一个更深层的问题:谁有权发行货币?

  这是经济学中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像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这样的自由主义者经济学家会赞成由私人来解决这个问题,而大多数人长期以来主张国家有特权发行货币,以确保货币和经济政策的有效性。

  瑞银在2021年1月15日的一份报告中预测,如果监管态度趋于严厉,或者一种设计更好的数字货币出现,现有加密货币的价格获奖者归零。

  内在的矛盾

  比特币有一种强大的反身性,一种自我实现的能力。无论涨跌,总有一部分人坚定认为比特币会持续上涨。这种偏执的信念甚至有些“宗教”意味。

  上周由多方因素引发大跌,加密货币总市值已经从2.5万亿美元暴跌至1.5万亿美元。然而在加密货币的社区中,除了哭喊声,还有响亮的信念宣告。在这部分人看来,上周三的大跌,是一场巨大胜利,很可能被视为加密货币历史上最辉煌的纪念日之一。在极端压力下,这个系统运转正常。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限制加密货币有积极意义,因为它提供了成为合法数字货币或数字黄金所需的制度保障。监管框架越成熟,市场可吸引越多资金,上涨动力更充足。

  共识仍未消散。这种信念在上周四和本周一再次自我实现,推动比特币顽强反弹上涨,拒不接受盛宴结束的势头。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这种信仰共识能持续多久?

  方舟投资(ARK)的“木头姐”(Cathie Wood)在上周行情剧烈波动时喊话,Cathie Wood表示,坚持认为比特币将涨至50万美元。在2021年Big Ideas年度报告中,方舟投资就提到,如果标普500成分股公司都拿出资产负债表里1%的现金来配置比特币,比特币单价将上涨4万美元;若配置比例达到10%,上涨40万美元;如果机构投资者配置比例达到6.55%,比特币将上涨50万美元。

  Cathie Wood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比特币应声止跌上涨。

  但这正是可怕之处,也体现了加密货币的内在矛盾。

  比特币不属于任何主权国家,其投资价值之一就是独立,不受央行等机构影响。但它却成了最易受到社交媒体个人操控的市场。

  除了明星基金经理木头姐,作为企业家的马斯克也是影响力惊人的操纵大师,包括但不限于突然“变脸”取消特斯拉的比特币支付方式,对于特斯拉是否清仓/卖出比特币持仓的表态自相矛盾,含糊其辞。而比特币、狗狗币等市值则随着其一颦一笑波动起伏。

  “目前,这些加密资产的交易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或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都没有监管框架,”SEC主席加里·詹斯勒(Gary Gensler)本月初在国会讲话时表示,“实际上并没有针对欺诈或操纵的保护措施。”

  在监管仍未完善的情况下,虚拟货币市场成了投机的天堂。

  与比特币宣称的“去中心化”属性相反,比特币的持仓实际上是高度集中的。据加密分析公司Glassnode去年底的数据,只有420万枚比特币经常流动,约78%的已开采比特币处于流动性较低甚至不流动的状态。类比股票市场,这像股权高度集中的“坐庄”结构。

  比特币的发布体系里没有“中心”,但定价体系却有中心。全世界的加密货币支持者在马斯克的推特下联合起来,形成了马斯克指定的“共识”。而这个“共识”还能随着马斯克手臂所指从一个币种。流动到另一个币种。

  “加密数字货币就是自由主义者的胡言乱语和技术骗局的结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上周在《纽约时报》发表的评论《技术呓语、自由主义脑残与比特币》(Technobabble, Libertarian Derp And Bitcoin)中如是说。

  在克鲁格曼看来,比特币就是一个“庞氏骗局”,在“更早入局的玩家已经赚钱”故事基础上,它还在讲一个“比特币代表新世界”的故事,问题就在于这个故事能支撑起多大的经济价值。

  这就是比特币的另一个矛盾,在诞生至今的20多年中,比特币没有在实体经济活动中担任何角色,除了违法交易。

  方舟投资在此前的一份报告中提到,比特币上涨过程中,变现资本化率已经创下历史新高,这一指标变动意味着,早期投资者已获利,新入场的投资者高位接盘。

  SEC主席詹斯勒表示,尽管理解人们为什么要投资比特币,但在对比特币进行更广泛的监管之前,“需要更有力的投资者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