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联网金融 > 正文
搜索:

惹祸的棋牌室:江苏数量排名第一 为GDP做贡献

本文来源于经纬财经网 2021-08-09 20:20:16

扬州的棋牌室、麻将馆成了疫情风暴中心。1号病人是个老太太,她从封控的南京来到扬州后,连续几天都在棋牌室打牌,病毒就在封闭的空间里传播。而后疫情暴发,全国各地陆续发布通告,要求棋牌室、麻将馆、桌游吧、密室暂停营业。


卷入疫情的扬州市某棋牌室

就像是一座城市的毛细血管,一阵猛烈的拍击之后,星星点点浮现,被关注,被看见。

01

有人说,扬州是世界麻将之都,是拉斯维加斯中国分部。有一种麻将,就叫扬州麻将,共六种玩法。逢年过节,该地的企业偶尔会举办麻将比赛,千人争霸,只为抢夺雀圣称号。它的麻将人才还在世界麻将锦标赛上拿了冠军。

没有人知晓扬州有多少棋牌室。

从正规的统计数据来看,扬州所在的江苏省,就是棋牌大省。企查查显示,我国企业名称里含有“棋牌室”的企业现存17.2万家,而江苏以4.5万家的数量排名第一,占比全国26.2%,紧随其后的,则是浙江、广东。按城市来分,棋牌室企业前十名的城市,都在南方。

但数据有水分。

扬州的棋牌室,就是扬州电视台的选题来源。就在这波疫情前,电视台在1月、7月,分别报道了两个棋牌室,棋牌室都是开在居民小区的车库里,涉嫌“无证经营”,大半夜吵得别人睡不着觉。

电视台就去采访工商部门,但后者的回答很有意思:棋牌室要拿到营业执照,需要商业地产的房产证,但是该棋牌室是开在居民小区车库,没有商业用房房产证,周围街坊邻居来棋牌室打牌,棋牌室也就收个茶水费,很难证明其违法经营的行为。

这话里的意思是,即便棋牌室老板想拿到执照,但因为房本问题也拿不到,而违法经营的问题又太难判定。

所以,还有很多的棋牌室,属于拉几张桌子,凑几副麻将,粗放经营,自然就不会出现在统计数据里了。


粗放经营的小棋牌室

当然,有些城市率先出台了管理棋牌室的文件。比如镇江、上海、大庆以及扬州代管的县级市高邮市。

2018年,高邮出台《营业性棋牌室管理办法》。原因之一是,市长信箱收到有关棋牌室的咨询或举报比较多,其中大部分涉及居民小区内棋牌室噪音扰民、赌博、违章搭建等问题。

《管理办法》对棋牌室的面积、地点、经营主体都有严格要求,其中一条规定是这么写的:

棋牌室服务收取钟点费、服务费的标准应当向物价部门备案,收费标准须张贴上墙,不得以其他方式收费或抽头渔利。

就这么短短一句话,就暴露了中国棋牌室的商业模式,对茶水零食收费,按每张牌桌计时收费。这些棋牌室数量众多,密密麻麻分布在全国,就像街边的苍蝇馆子,收点小赌怡情的服务费。

想学周润发做赌圣的人,想开赌场的人,请认清现实,放弃幻想。

《京华时报》报道了开棋牌室的两口子,从参加赌局赢钱的庄家手里抽成10%,一个月内,“非法获利数万元”,因涉嫌赌博罪被检察院提起公诉。《马鞍山日报》报道了一家棋牌室,两桌赌资共计9000多元,8人被拘留、9人被罚款。

我国的法律严厉打击聚众赌博、包庇赌博以及为赌博活动提供场所的行为,所以歪脑筋就别想了。

02

扬州所在的长三角,本身就跟麻将颇有渊源。

周海雄、王雁玲的《麻将的起源与演变》一文认为,宁波是麻将的起源地。罗时铭的《麻将源于苏州考》,认为明万历年间的苏州是中国麻将的起源地。按学者们观点,在明代,已经成为中国经济重心的南方江浙地区,就是麻将的起源地。

老龄化社会,老年人有个打麻将的爱好也挺好。麻将是社交运动,更是一项通过对各种数字进行排列组合的脑力运动。


街头组队搓麻的老人

中国60岁以及以上的老人是2.6亿。第三方机构说,“银发经济”市场规模达5.9万亿元。作为休闲娱乐的棋牌室经济,应该也占据一定的比重。不过,牌桌上输赢的钱,属于转移支付,是不能计入GDP的。

长三角对GDP贡献的,还有赌具。

三年前,杭州萧山开了个麻将机的展会,海报上一个人站在山顶上,配的文字很有导师的味道:先知先觉吃肉,后知后觉喝汤。


2018年第11届中国(萧山)娱乐电器博览会现场

浙江在线2017年的一篇报道说,全国300多家麻将机整机生产厂家中,杭州就有200家左右,这些厂家主要集中在杭州萧山周围。

萧山最知名的麻将机品牌,是主打高端的雀友。雀友12年前在澳大利亚上市,第一财经日报说,在这么偏远的地方上市,是因为雀友的麻将机出现在棋牌室和会所,跟赌博的关系太暧昧了,低调为好。

但是雀友的发展很曲折。上市前一年,营收、利润分别为7090万澳元、661.6万澳元。但上市几年后,业绩就是超不过这两个数字。5年前雀友私有化完成,准备回A股,但迄今没有消息。

它回国上市,也是受到2011年成为扑克第一股的姚记扑克的启发。姚记扑克发源于上海,业务就写在名字里。近些年,它的扑克牌销量下滑,公司开始转型,做起了游戏,顺带把名字改成了姚记科技。

不过今年一季度,公司扑克牌销量为3.57亿副,同比增幅约为72%。它还准备进一步扩大产能。

03

棋牌室真正的大市场,其实就在网络上。2016年前后,游戏行业催生一个个暴富的神话。

成立不到一年的闲徕互娱游戏公司,被一家上市公司先是控股,然后彻底收入囊中。有媒体称,闲徕互娱的创始人套现了17亿。富控互动以13.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刚成立一年的《阿拉宁波麻将》游戏母公司51%的股权。天神娱乐以4.69亿元收购了成立不满一年的《皮皮四川麻将》游戏母公司42%股权。

这些公司的特色,就是主营地方棋牌类的游戏,麻将的玩法各地有差异,像闲徕互娱,就有四川麻将、广东麻将、贵州麻将等等。


闲徕互娱部分游戏

在以前,棋牌游戏的收入来源就是游戏币。玩家可以通过充值获取游戏币,游戏币可以用来购买游戏道具。

但是像闲徕互娱这样的公司,又搞起了新玩法:房卡。

玩家花钱买房卡,创建房间成为房主,然后借助社交软件邀请好友到房间对战。这更像是把街坊老乡扎堆的线下棋牌室搬到了网络上,而游戏厂商就靠分销房卡挣钱。

这个发动群众做地推的模式,让棋牌游戏的老大哥联众招架不住。2017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同比减少38.5%。公司公告称:

中国市场上出现了大量开房卡的功能,采用病毒式营销及代理经销模式的类棋牌类应用。该类应用的部分代理亦重点针对我们的用户群进行营销,致使用户流失高于预期。

房卡模式大行其道,当时的地方棋牌类手游的数量也开始井喷。

这个模式保留着线下棋牌室熟人社交的灵魂,还免受病毒感染之忧,钱又特别好挣。2017年,闲徕互娱成立才两年,营收为15.17亿元,净利润为9.32亿元。

但是,所有的棋牌室,如果克制不住挣钱的欲望,就容易出事。房卡模式也是如此。

第一,营销方式被诟病。房卡依靠多级代理进行销售,以发展多级下线、按比例拿提成的推广模式,被嘲笑为微商,被怀疑是传销。

第二,在房主购买房卡,攒局玩牌后,游戏的输赢只是一个战绩排行,它似乎是一种纯粹的休闲游戏。线上的战绩看起来是休闲娱乐,但玩牌的人根据战绩在线下用现金结算,有时赌资很高,有的房卡代理商会再对牌局进行抽水分成。以上这些行为便有涉嫌赌博的风险了。

从2018年开始,国家就开始严打网络赌场,棋牌类游戏版号被冻结,A股市场的狂热并购潮逐渐趋于平静,各地还抓了不少涉赌的游戏公司和赌博团伙。联众的棋牌事业部德州扑克项目涉赌资金收入累计达3.35亿元,包括公司副总裁在内的36名嫌疑人被抓。

所以,还是不赌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