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 > 正文
搜索:

囤iPhone14亏惨:时代变了,黄牛还活在过去

本文来源于经纬财经网 2022-09-19 18:40:21


“在今天,还以为囤苹果手机能发财,黄牛的思维无疑还停留在5~6年前。”有业内人士向笔者这样说到。

早在今年6~7月,iPhone高端版涨价的新闻层出不穷,彼时大量黄牛在蠢蠢欲动,不少黄牛认为,一年中最好赚的日子到了。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此前通过海外社交平台表示,以他对中国经销商、零售商和黄牛的调查来看,中国市场对iPhone 14的需求可能会强于iPhone 13。他们为 iPhone 14 支付了“有史以来最多的预付定金”。

然而事与愿违,9月18日,“黄牛诉苦苹果14倒贴100元出”引发热议。

据媒体报道,杭州西湖的黄牛对记者诉苦,他前一天加价一千八百元收的iPhone 14 Pro Max,第二天只加价600元卖出去了。根据黄牛的说法是,现在iPhone卖得不好,前几年一部手机赚五六千,现在你敢留过夜就等着亏本。

根据业内的描述:回收一台512GB的苹果iPhone 14 Pro Max要加价1500元左右,然后再加价800~1200元转手卖给客户。如果“黄牛”是从苹果官方渠道拿的货,一台可以净赚3000元左右。有黄牛表示一年中最好赚的时间到了,去年靠卖iPhone13,他两个月就赚了30多万。

然而黄牛显然没有用与时俱进的眼光看待问题,从去年到今年,短短一年时间,从消费者的心态与手机市场行情以及疫情反复下的经济市场环境,都有着肉眼可见的变化。

但黄牛却忽略今年低迷的经济形势与消费心态的转变。黄牛看准了中国消费者对iPhone的疯狂,据媒体报道,北京、深圳等地的Apple官方零售店外,活跃着许多黄牛的身影。现场随处可见“高价回收14Pro-14ProMax”的醒目招牌。

在黄牛们看来,在过去的多年,新iPhone的发布往往都伴随着因为畅销而前期缺货的窘境,去年iPhone 13发布之后,也出现了黄牛加价倒卖情况,iPhone 13 Pro Max最高时黄牛加价超过1000元,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苹果产能有限,出现了缺货窘境。iPhone13曾经出现的阶段性缺货是因为全球供应链的芯片危机导致的,是非常特殊的情况。

但在今年的情况开局相同,但走势却有些不同。9月9日当晚iPhone14系列正式预售,iPhone14系列预售当天的火爆在许多人的预料之中,当晚iPhone 14系列预售太火爆而导致苹果官网、Apple Store和其他渠道几乎全线崩溃,Pro发货已推迟至10月下旬,这种火爆情况与往年大致雷同,也在黄牛的预料之中。其中或有大量黄牛抢单囤货,寄希望在iPhone的缺货期间加价卖,赚取差价。

随之而来的是,iPhone 14 Pro炒高了一两千,Max更是炒高三四千,而许多黄牛也是加价不少回收,哪知道市场源源不断流入了大量的现货,iPhone14被黄牛炒高的快速崩盘,黄牛加价收的只能亏钱出。

立讯精密+富士康,苹果留给黄牛的时间差越来越少

苹果生产的流程是先通过大数据分析与相关调研来确定订单量,然后由厂商备货,准备出第一批客户的产能,然后根据持续释放的需求与订单量,再准备第二批的产能。

过去由于是富士康一家占据了苹果的核心产能,经常面临产能不足的情况,第二批订单往往拖得有点久,这个时间差,就给了黄牛囤货加价卖的机会。但目前随着立讯精密的崛起,已经分摊了一大部分iPhone的产能,立讯精密与苹果的绑定也越来越深,苹果订单占立讯精密公司的收入从12%逐渐增长到今天的70%。


有消息指出,过去iPhone13 Pro的产能有30%是立讯精密拿下的,富士康负责另外的60%。从这个比例来看,立讯精密对富士康的替代效应越来越强,因此,在iPhone14系列的产品生产上,第一批与第二批产能之间的产能可以更快的衔接上,缺货时间差也就基本不存在了。

这意味着苹果的产能优化与大数据分析能力的强化,极大的压缩了黄牛党赚取差价的时间差与空间,留给黄牛的时间也很短。比如发售日当天iPhone 14 Pro炒高了一两千,Max更是炒高三四千,而这些黄牛也是加价不少回收,哪知道市场源源不断流入了大量的现货,iPhone14被黄牛炒高的快速崩盘,黄牛加价收的只能亏钱出。

也因此,“黄牛”诉苦道,昨天早上Pro Max加价2800元,昨天下午加价也要2500元,今天就跌成这样了。

从趋势来看,黄牛囤的货砸自己手里的概率越来越大了。

iPhone14是转折点,黄牛的好时代一去不返了

从今年的消费行情来看,由于疫情反复以及经济下行,消费端的消费观念开始趋向理性,市场消费信心走低,很多人手头紧,也不敢乱花钱,加之当前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放缓,消费者换机欲望走低,第三财季苹果在大中华地区罕见出现1%的降幅,这本来是一个肉眼可见的市场下滑情况,但却被黄牛们无视了。

事实上,黄牛是旧时代的产物。20世纪80年代,中国施行价格双轨制。由于同时存在国家统配价和市场价,就给那些生意嗅觉灵敏人带来了利用价差牟利的机会。这类人被称为“倒爷”。

“倒爷”的获利模式就是从以低价买入,高价卖出,或者说卖到价格高的地方去,赚取差价。

而黄牛也是从倒爷衍生而来,每到春运,买火车票的人增加,对火车票的需求量增加,黄牛就会活跃起来,通过囤积火车票高价卖出。自从iPhone4出来之后,抢iPhone是黄牛近10余年来的另一个稳定的生财之道,iPhone4首发之时,曾有黄牛在中关村叫价2万,当年iPhone 6却刷新了该记录,黄牛当时报价最高价达到2.8万。后来的几年,一个个城市的苹果专卖店的门口,都可以发现大量华人黄牛党的排队的身影,尤其是当年iPhone6的发布盛况空前,大量黄牛都因此赚得盆满钵满。有黄牛感叹,前几年,不少黄牛一部iPhone最高可以赚五六千,一个月时间轻松赚到30多万很正常,一些牛人甚至可以赚百万以上。

很明显的是,iPhone14其实恰恰是个转折点,因为消费信心以及对未来经济形势的乐观还是悲观态度是决定黄牛生意好不好的关键。经济形势上行,消费信心足够,对未来预期乐观,消费者提前消费的诉求就会上涨,因此过去,许多消费者为了第一时间拿到现货,不惜加高价也要尝鲜。

但经济形势下行,消费信心指数不足的时候,赚钱才是大多数人当下的刚需与核心诉求,至于是否能提前体验新手机,对于大多数消费而言,可能并不重要了。

因此,目前来看,正是疫情期间钱难赚,黄牛反而变多了,有业内人士透露,今年iPhone14系列价格崩盘这么快与黄牛变多关系很大,往年都是黄牛抢手机卖给客户,现在是黄牛抢手机卖给手机店,市场里买手机的少了,卖手机的多了,不崩盘才怪。

也是因为想赚钱的黄牛变多了,骗子反而黄雀在后,有句话说的好:赚那些想赚钱的人的钱最好赚。

不久前,一个“易联购”的iPhone14预售平台跑路了。平台跑路后,还大张旗鼓的留了一个公告。据媒体消息指出,这些消费者在发现被骗后自发组建了“易联购消费者维权群”,从清单来看,在众多受害人中存在大量批购iPhone14、以此赚取差价的黄牛。此类群体往往消费金额大,部分一人被骗金额有达十余万元。


而这种情况的出现,其实更多源于经济形势下行,很多人都想通过抓住iPhone14的商机来大赚一波,但是当人们消费信心不足的时候,这种大赚的期待往往也成为了奢望。

从最近十年来看,iPhone其实也可以看成是一个经济与消费信心的指向标,iPhone14系列销售,黄牛的焦虑与恐慌也反应了时代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拐点,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正在发生微妙的改变,过去那种不顾一切的消费狂欢可能很难在短时间内见到了,可惜的是,今天的黄牛并没有用与时俱进的观念来看待市场发展走势,对当前的经济消费走势、消费者心态的变化也并不敏感。正如有网友说到,都什么年代了,还在加价买电子消费品!其实就是一个生活工具而已。

时代已经变了,风口已过,红利已失,抢iPhone手机赚差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但黄牛还活在过去的时代,注定会在时代大势下被冲击的七零八落。

今年很可能是iPhone的黄牛转折年,毕竟,大亏之后会有大反思,未来几年,那些彻夜排队在各大城市官方零售店外高价收购iPhone的黄牛可能逐年变少,慢慢成为一个时代的注脚,这也将是智能手机产业进入全新时代的镜像与拐点。